渣打银行财富管理总经理梁大伟:塞浦路斯存款

渣打银行财富管理总经理梁大伟:塞浦路斯存款

时间:2020-02-12 07: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投资与理财记者 吴辉   

梁大伟从2013年起担任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个人银行财富管理和国际及优先银行总经理。自2004年起担任个人银行首席投资总监,并在2010年接任个人银行财富管理部总经理。具有注册财务规划师资格,并且拥有学士学位,主修精算学及经济。在香港金融界从业十多年间,在外汇交易和财富管理方面担任高级职务,具有丰富的银行相关工作经验。

  塞浦路斯存款税的风波惊醒了一批人。向储户征收存款税,会不会在其他地区也蔓延呢?相信不少人心里也有这个疑问。渣打银行的个人银行财富管理和国际及优先银行总经理梁大伟先生在接受《投资与理财》记者采访时表示,塞浦路斯的存款税是个特例,要求银行储户挽救银行体系这种事不大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生。

  记者:塞浦路斯要向大储户征收存款税了,你怎么看这件事?

  梁大伟:塞浦路斯是个特例。为了补充银行资本而向储户开刀的想法原是禁区。因此,塞浦路斯提出开征存款税,惹人关注的显然不限于塞浦路斯,还有其他欧元区边缘国家,这对它们可能是一大考验。然而,我们相信塞浦路斯是个特例,要求银行储户挽救银行体系这种事不大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生。

  记者:渣打银行推出了不少博取高收益的结构性产品,给人的感觉比较激进。你是否同意我的观点?

  梁大伟:其实这是误解。我看好股票市场,不是叫投资者直接投资股票。股票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是通过保本的理财产品,挂钩标的是股票,同样可以投资股票市场,还可以规避股票的高风险。如果客户不要风险,又要高收益怎么办?可能需要在投资时间上拉长。我们有5年到期的保本产品,跟股票挂钩,如果股票表现好的话,投资者可以拿到8%-10%的年化收益。当然,大前提是挂钩标的股票走势和我们设想的一样,同时投资者也认同这看法。如果股票没有按照我们之前设想走的话,最终这个客户只能拿回本金,但是他需要放弃定期存款的利息,也就是说,放弃3%存款利息,去博取8%的高收益。

  记者:作为在内地推出QDII产品最多的渣打银行,部分理财产品出现巨亏,成为客户经常投诉的对象,银行是否有责任?

  梁大伟:银行开发产品也好,在销售过程也好,我们需把风险很清楚地告诉客户。投资者自己本身对这个产品的看法是不是和银行一样,由他自己决定。比如银行开发某个产品,可能客户不一定是完全认同的,认为某些因素让他不看好,他可以选择不买这只产品。银行的责任在于有没有充分披露风险以及有没有做风险测试,并把最坏的情况告诉客户。当然,银行也会尽力帮客户了解他的风险承受能力,并定期或不定期回顾,和客户沟通要不要调整投资组合。调整是针对风险承受能力的改变,也是针对市场情况的改变。不过若要调整的话,最终的投资回报可能会偏离先前的理财目标。

  记者:今年投资者要怎么投?你是否有个好的建议?

  梁大伟:我们建议投资者低配现金和债券,超配股票和除黄金以外的商品,另类投资可以标配。当然,每个客户不一样,不同客户风险承受能力也不一样,客户还是要去跟银行的客户经理做风险测试,了解他的风险承受能力。我们银行的做法是,客户的风险测试结果出来,比银行理财产品的风险评级低的话,是不能卖这款产品给他的。

  记者:你提到要超配股票,为什么这么说?

  梁大伟:相对于债券,股票仍然十分便宜,可用于对冲温和的通胀。股票是我们首选的资产类别,我们预期,今年余下的大部分时间,股票会继续领跑。股票比重偏低的投资者可以考虑在一定时限内,增持股票至超配,一旦市况转弱,可以加快买入。

  记者:在财富管理越来越普遍的今天,你个人怎么理解它?

  梁大伟:财富管理不是单一的管理和单一的产品,财富管理应该是结合每个投资者自己的资产状况和对未来的需要,他自己本身承担风险的能力,以及他预期的理财目标,几者整合在一起,然后我们帮他做一个方案。举例说,我们怎么去给客户做财富管理呢?首先需要了解他承担风险的能力,而且也需要知道他理财的目标。有理财目标后,我们按照他承担的风险能力去给他做规划,这就是财富管理。当然,我们不是给他做一次规划就结束了,市场有变化,客户本身需求也有变化,我们需要定期不定期地回顾,跟客户沟通要不要调整投资组合。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