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塞浦路斯分裂后,4个联合国秘书长试图弥

1974年塞浦路斯分裂后,4个联合国秘书长试图弥

时间:2020-02-14 18: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塞浦路斯问题以复杂性和长期性著称,在过去的40年里,塞浦路斯问题在外交和政治圈中已经成为传奇。自1974年塞浦路斯分裂以来的30年里,连续4个联合国秘书长试图弥合分歧并重新统一这个岛国,都失败了。

在1964年至1974年的十年间,另一位联合国秘书长试图撮合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但未能成功。不仅仅是联合国的总干事,这个小小的地中海小岛也击败了世界上许多最熟练的外交官、政治家和调停者。即使是理查德霍尔布鲁克,即使他成功地促成了代顿协议的成功、结束了在波斯尼亚的三场内战,但他却在塞浦路斯问题上遭到打击。

首先是岛上两大民族的民族情感与历史纠葛是产生问题的渊源。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聚居日久,保持各自民族的生活风俗、语言和宗教,与母国联系密切,其次是现代国家建立中的权力分享问题。

1960年取得独立是几方妥协的结果。国家建设中的政治权利分享分歧、两族暴力冲突不断。独立前的塞浦路斯是相对和平的国家,独立后他国因利益牵扯、民族情感、国家自尊的干预点燃了塞浦路斯希土两族隐藏在平静下的火种。

“希土民族对冲突不同的历史解读直接导致对过去和未来的不同理解”是冲突不断的直接原因,但关键因素在国家成立以来一直没有形成“塞浦路斯民族国家”概念,“塞浦路斯是个国家,但不是个民族国家”。最后,“塞浦路斯冲突是国家内部问题也是国际问题”,国际诸多力量的参与是塞岛局势更加复杂,国外的利益与塞岛本土利益纠缠在一起,塞浦路斯成为国际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

西方要为问题的延续性承担部分责任。从开始没能将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看做一个国家的两个部分,而是在1964年承认了希腊族作为塞浦路斯唯一合法政府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政治纠纷的源头,也是当前土耳其族追求分治的诱因之一。

美国在整个危机调解过程中深受国内局势影响。首先是危机开始美英协商的结果是英国直接调解,美国居于幕后部门原因是行政部门受水门事件影响。1974年尼克松深受水门事件影响,国务卿基辛格在帮助总统应对国内政治困境分力应对外交事务,而此时中东危机余波尚在,塞浦路斯问题在基辛格的外交事项中不列在首要位置。在美国直接参与中,基辛格派遣西斯科作为特使是基辛格分身乏术的解决办法。如果基辛格运用穿梭外交的手段亲自参与到希土谈判中,塞浦路斯问题是否已经解决?第二是国会与行政部门的政策分歧影响了外交手段的运用。参议院中希腊裔议员支持对土耳其使用强硬手段迫使其妥协,但贸然轻易使用强硬手段只会引起反弹。英国的国力和国际影响力是英国无力承担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重要原因,战后英国在几个地区力量收缩,地中海地区影响力不大,塞浦路斯问题证明了英国微弱的外交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