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的三场危机表明美国的影响力在1974年达

塞浦路斯的三场危机表明美国的影响力在1974年达

时间:2020-02-14 18: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英美介入1974年塞浦路斯危机中以失败告终,基辛格的这次外交是灾难性的失败。美国前任国务卿乔治·鲍尔在1982年发表的一篇言辞激烈的评论中写道:“试图单枪匹马地从飞机上管理国务院,基辛格对塞浦路斯一无所知,也懒得告诉自己。结果,他心不在焉地让希腊军政府在塞浦路斯发动了一场煽动土耳其入侵的政变。当土耳其人蜂拥而来的时候,尼克松政府在希腊游说团的压力下停止向土耳其运送武器,并疏远了我们的南翼防御的东部锚。”

鲍尔总结道:“对于一个伟大的国家来说有效的外交需要持续的髙质量的机构警戒,当所有的决定都被一个具有旅行欲望的个体所取代时,这是不可能的”。

这种解释是非常不公平的连续几次的华盛顿特别行动小组会议会议记录显示基辛格不断地向外界通报塞浦路斯的发展情况,没有证据表明他“心不在焉”地允许希腊政府发动政变,危机预防的失败原因之一是情报部门在情报收集和处理上犯了糊涂,并不是所有的情报都达到了华盛顿最高级别的决策。

福特总统没有在来自希腊游说团的压力下采取行动,而是在基辛格的全力支持下否决了对土耳其的武器禁运,但总统的否决被国会否决了。基辛格的判断主要错误在于他认为最初的土耳其入侵取得的不完全成功使美国有能力促成和解。

另一个原因是在任何情况下,在总统过渡时期,基辛格都不可能取得领先地位——基辛格代表的行政部门的决定受到国会和决策集团其他同事的制约。同样没有证据表明采纳那些下属的意见会产生什么更好的结果,例如,假如美国在1974年8月对土耳其采取了更加果断的行动,这只会使美国的军事基地和情报机构更早地关闭。

基辛格是一个主要关心美国利益的现实主义者,他正确地认为英国首先指责希腊人然后转向土耳其人的政策既不切实际又自相矛盾,正如卡拉汉在8月14日与基辛格的一次电话交谈中部分承认的那样。基辛格的主要目标是避免希腊与土耳其战争和北约在东地中海的彻底崩溃,在这一点上他成功了。

岛上持续的僵局充分证明塞浦路斯是棘手的,塞岛的三场危机证明了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战略优势,并强调了联合国驻塞维和部队在面对蓄意的大规模暴力时无法保持或恢复和平,美国的出面是必要且必然的,前两次危机强调美国在事件中的影响力和美国利用这种影响力来维持和平的必要性,但“美国的影响力在1974年达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