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第二次入侵塞浦路斯,美对其实施武器禁

土耳其第二次入侵塞浦路斯,美对其实施武器禁

时间:2020-02-14 18: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974年8月20日土耳其第二次入侵之后,美国国会再次进行投票,以国会为代表的法律部门和以总统为代表的行政部门在对土耳其禁运上几番争执,拖延日久。影响对土禁运实施的因素有三,一是本就存在的美国国会和白宫的政策分歧。

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的冲突在水门事件和尼克松辞职后可以说到达顶点,两起政治事件削弱了行政部门,这一时期在应对数个问题如越南、中国、与苏缓和等上政府试图在制定外交政策时绕开国会,但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国会中的部分成员试图结束政府在外交制定上的主导权,对土实施禁运问题上国会加大了力度。

另一个影响因素是国会中的希腊裔美国人团体,席腊义美国人强烈支持美国对土实施禁运。根据1970年的人口普查,希腊裔美国人约为五十万,众议院中有五分之一具有希腊血统,在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后,这些希腊裔美国人就一直关注东地中海事态的发展。这些希腊裔美国人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感,在美国政坛十分活跃,他们在美国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通过建立团体的民族组织在希腊裔人口中进行信息宣传。

美国的希腊游说团推动国会实施对土禁运,反对政府的土耳其政策,希腊裔游说团利用了国会与政府的矛盾,“国会的怒火不仅因为塞浦路斯问题,还受立法和行政部门在对外承诺和援助上的关系影响”。第三个影响禁运的因素是土耳其的态度。土耳其政府屡次被威胁中断援助,1963年约翰逊信函伤害了土耳其的国家自尊心,而美国未制止入侵塞浦路斯似乎给了土耳其国家一线希望,土耳其认为美国并不会真的实施禁运,这种看法是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不妥协立场的支撑。

但土耳其的强硬不妥协态度触怒了国际多数国家尤其是一直致力解决危机的英国,美国政府在调解期间一度推迟了禁运的实施,但在土耳其再次忽略当月美国国会的从塞浦路斯撤退部分军队的要求,1975年2月5日美国国会宣布对土禁运开始生效。

基辛格在禁运生效后试图改变国会的决定。基辛格认为立法部门是外交政策制定的障碍,对土实施禁运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中断对土耳其武器援助将置地中海地区于危险境地,尤其是类似的政策没有对以色列和希腊实施——两国也违背了北约关于使用军备的条例,以色列也可能使用了北约的武器,希腊在推翻马卡里奥斯的政变中也很有可能使用了美国的武器,国会根据对外援助法实施这一决定从这种角度是不合理的。

1974年12月12日北约布鲁塞尔高级会议上基辛格曾对希腊外长表明只有禁运解除情况下他才会插手塞浦路斯事务,但基辛格没能成功,众议院认为除非土耳其撤离塞浦路斯达成解决方案,禁运方可解除。

禁运对土耳其与美国乃至西方关系产生了巨大影响。土耳其认为在军事联盟下美国为土提供武器是义务和责任,将塞浦路斯问题和美土双边防御联系起来只会导致两国合作的破裂。禁运初生效时,土耳其停止了除北约控制下的所有美国军事设备,土耳其以重新评估土耳其在北约角色以示威胁。

1975年2月13日土耳其宣布建立塞浦路斯土耳其联邦更是暗示了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不妥协,安卡拉政府致力于塞岛法律意义上的分裂。并且禁运斯间土耳其加大与苏联联系,接受了苏联的武器装备,一度引发美国和北约的担忧。从政治和军事角度来说,禁运都被证明是个错误。42个月的禁运实施削弱了北约的防御系统,塞浦路斯问题也迟迟没能解决,禁运成为土耳其参加和谈的障碍。